上海书展|三十年后重回文坛的马原,为何值得一读再读?



东方王记者熊芳雨8月19日报道:“我是一个名叫马元的汉族人。我写小说。我喜欢去天堂。我的故事或多或少都很耸人听闻。”这句话在全国各地都很受欢迎。你几岁?这句话来自作家80年代的小说《虚构》,当时他原来是前卫小说家的代表。 30年后的今天,马元回来了。 60岁的马元,再次回顾当时,叹息与30岁的马元不一样的“马元”。

295188e1192a4ddf93e05956e347390e.jpg

在2019年上海书展期间,在上海国际文学周刊大会上,思南文学馆,浙江文艺出版社,“KEY-Can文化”邀请了当代着名作家马媛,作家兼评论家程永新,作家宁肯,以及马元的两部藏族小说《冈底斯的诱惑》和《拉萨河女神》之间的对话开始了。

有人说马原是当代中国文坛“叙事陷阱”的创造者,“属于最优秀的小说家”。 20世纪80年代中国当代文坛引发了短篇和中等规模的短篇小说。正因如此,1991年,马元的突然印章使文坛撼动。在“不写小说”的20年里,马元拍照并做生意,当他还是老师时,他也患了重病。更令人惊讶的是,2011年,马元以小说《牛鬼蛇神》重返文坛。今天,他在云南南浔山上租了几十亩土地。他每天都在处理花卉和植物,阅读和绘画,并没有停止文学创作的步伐。

整夜谈论文学是一件幸福的事。

几个老朋友,彼此认识,他们坐在一起,必须记住过去的事件。

那时,每个人都是文学狂热分子。在程永新的回忆中,他于1986年第一次见到马元。他刚来自西藏。他是一个留着大胡子的大个子。他没想到会成为汉族人。他们一看见对方,他们就昼夜谈论文学,有时候他们就睡着了。等待永新醒来,发现马原正在写小说。 “他没有起草就写小说,但没有错字,这太棒了。”程永新说。

c757f85dedd14ee0889e8d9cb147f127.jpg

当葛飞在华东师范大学时,他的宿舍变成了“蹲站”。马元,余华等人经常去格飞宿舍下棋,深夜吃饭,谈文学,当他们累了,就去睡觉了。 “当时谈论文学,白天和黑夜都很开心。”程永新说,他错过了华士大学后门出去吃饭熬夜的那一天。马元翻墙最快郑永新认为,中国师范大学的后门应该受到保护,不知道有多少作家已经上过关。

“在20世纪80年代,我突然变成了火。当我走在路上时,我会停下来签名并拍照。”马元回忆说,有些人没带纸,只是说胳膊上有一个袖子,虽然我知道签名是那个晚上,它会被洗澡水冲走,但当时文学很狂热,而我没有准备好。

在火热的文学年代,许多优秀的作家在全国范围内出现。一些年轻作家可能不是众所周知的,也不关心。于是程永新和马元一起编辑了《收获》第三期青年作家特刊,马元推荐了很多作家。余华,葛飞,李炜.经过十多年的回顾,我回首往事,这些人已经成为中国当代文学的中坚力量。

去最近的地方写一份好作品

1982年,29岁的辽宁青年马元发表了他的第一部作品《海边也是一个世界》,此后,《冈底斯的诱惑》,《虚构》,《上下都很平坦》等等,这一系列小说在文坛上产生了20世纪80年代。影响深远。

那时,马原还在西藏工作。莫言曾对他说:“去西藏是你的运气。”在那里,马元感受到了一种无法预料的神奇而神奇的奇迹。西藏几乎到处都是这些东西,所以你不禁想以某种方式表达它。马元的表达是写作。他说:“握着我的手写作是上帝之手。”

也许西藏太靠近天空,去那里后会写好小说。这位作家宁愿在西藏生活多年。他的作品《蒙面之城》获得了老舍文学奖,《天藏》获得毛泽东奖提名。在宁肯看来,马的原始特征是现实的,这使得他的作品在文学界站立了四十年,并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为了写麻风病人,马原实际上可以“钻”去体验乐丰村的生活。对于小说家来说,现实是构成小说纹理的部分。例如,陶瓷杯是陶瓷杯的重量,光泽和感觉。

6c19752bfe304ead912425756d04629c.jpg

所以《冈底斯的诱惑》和《拉萨河女神》被浙江文艺出版社执行副总裁兼上海分公司总裁曹元勇重新挖掘,看看“Mahara”多年后是否仍然有意义。许多读者都说“马元的文章多年来值得阅读和阅读。”

再看看这些作品,马元笑了,这家伙写得很好,比我好。 “我有信心在60岁时写作技能和技巧,但我没有30岁的年轻和充满激情的青年。我有点羡慕写了这两本书的马元。”

02c20f864f364d8c889111453b9ce3b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