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书出版风口已经到来,各路玩家打造闭环抢占市场

在2016年上海书展闭幕时,有声图书甚至盖过了许多传统图书的柜台。 在音频共享平台喜玛拉雅调频(Himalayan FM)的3D有声图书版块中,放置在几排书形柱子上的耳机给读者带来了3D有声图书的特殊体验,不仅是听觉,而且从感官上颠覆了公众对有声图书的固定印象。

事实上,在过去的几年里,出版业一直相对平静。在数字革命的背景下,纸质图书虽然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但也给有声图书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快速增长,一度小受众的有声阅读变得流行起来。

在美国和欧洲,有声读物的“阅读量”已被纳入全国平均年阅读量统计。 基于需求的不断爆发,海外音频出版业正逐步进入成熟期。 2015年,全球有声图书市场价值超过28亿美元,新书数量达到43,000本。 其中,英国有声图书市场销售额同比增长25%,美国有声图书下载销售额同比增长34%,总收入超过17.7亿美元 中国有声读物市场已达到16.6亿元,同比增长29.0%,有声读物市场正进入快速发展时期。

1。碎片时间为有声读物打开了大门

这种趋势的第一个原因是用户时间的分散。 如今,随着智能硬件的不断发展和信息获取的多样化,用户的时间支离破碎,这也为有声读物的发展带来了机遇,因为只有“倾听”才能发生在从早到晚眼睛都被占据的场景中。

喜玛拉雅调频(Himalayan FM)等音频平台的内容分发不仅在智能手机上,还在各种智能硬件上,包括汽车、卧室、厨房、浴室等场景,24小时内到达用户的各种应用场景。 此外,根据调查,有声读物阅读人口中相对富裕的年轻人正在迅速增加。他们喜欢读书,同时也有丰富的生活方式。

基于这些独特的属性,有声读物变得越来越受欢迎,这并不难解释。 读者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听完本会花费大量时间的书。有声书籍的形式也可以使原本单调的书籍内容更加灵活,增强书籍的可读性。

同时,移动音频产业的发展也为有声图书的发展提供了支持。 在音频共享平台喜玛拉雅调频(Himalayan FM)上,收听流行有声读物的累计人数一般可以达到2000万以上,最畅销的有声读物可以达到8000万到1.5亿人

2。被抢劫的食品市场

面对这一趋势,各出版社增加了对音频出版的投资。 在企鹅兰登出版社伦敦办公楼的地下室,有一个专门录制有声书籍的工作室。 从今年3月开始,企鹅兰登出版社正式将音频部门指定为独立的业务部门,并与英国广播公司达成独家合作,而不是像过去那样成为支持部门。 博内尔出版社也在积极拓展有声图书市场

作为一个音频平台,喜马拉雅山也增加了其在有声图书领域的布局。 8月22日,喜玛拉雅调频在上海书展上与中信出版集团、中南出版传媒集团、上海翻译出版社、国脉文化和企鹅兰登签署了集体协议。 合同签订后,喜玛拉雅调频与数十家一线出版商签署了独家战略合作,并于去年与全球最大的阅读平台中国数字阅读集团(chinese numerals Reading Group)达成独家合作。目前,喜马拉雅调频拥有市场上70%畅销书的音频版权。 大量的版权图书馆和音频改编的长期深入运作使喜马拉雅调频成为国内用户收听有声书籍的首选平台。

不仅如此,越来越多的着名演员已经成为有声读物的读者。大型出版社投入大量资源不断提高有声图书的生产水平。

据媒体报道,亚马逊有声图书生产销售平台Audible邀请了许多大牌明星参与有声图书的生产,以吸引更多消费者。 着名演员斯蒂芬弗莱(Stephen Frye)为英国读者阅读的《哈利·波特》被认为是历史上最好的版本之一。 2015年底,Frye与Audible签署协议,向他朗读《狄俄尼索斯的硬币》和《黑暗中的游戏》。 其他为《可听》录制有声读物的明星包括科林费尔斯、达斯汀霍夫曼、杰基朗霍尔、凯特温斯莱特和苏珊萨拉登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负责

Audible的相关人士表示,受欢迎的读者增加了这些阅读作品的受欢迎程度,并使最终的音频作品成为一种新的艺术形式。

同样,国内有声读物也通过与明星或大粉丝合作来吸引读者。 8月16日,企鹅兰登和着名演员黄磊联合制作的有声读物《七堂极简物理课》在喜马拉雅调频台独家发行 截至8月22日,7天内付费听众总数已超过56,000人,超过了市场上纸质畅销书的平均销量。 此外,在去年8月喜玛拉雅调频举办的“倾听月”中,通过刘慈欣等100位名人的推荐,有2057万人参与了听书活动,平台上共收听了张小说专辑。

3。为有声读物创造利润闭环

喜玛拉雅调频的联合创始人和联合首席执行官于建军曾经说过,“国内音频出版是一个尚未被发现的大金矿。我们预计未来的市场份额将达到3000亿英镑。” 有声图书市场的增长将惠及整个产业链,包括上游作家和出版商、音频改编解决方案的下游提供商、有声图书分销渠道等。 “

在喜玛拉雅调频所勾勒的产业链中,出版商、作家、广播员、粉丝和品牌将通过喜玛拉雅平台联系在一起 喜玛拉雅调频将帮助建立由出版社电台和作家电台组成的出版社电台集群,通过粉丝效应快速建立出版社品牌,实现经济效益的转化,通过网民奖励实现实现等。

从这个角度来看,喜马拉雅调频为传统出版业催生了许多新的“游戏”。例如,与众筹模式相似,读者可以投票选择他们最想听的书,然后喜马拉雅山提供优秀的语音广播和制作团队来制作它们。 此外,喜玛拉雅调频可以利用音质文化演绎许多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并利用声音识别创造专属人物。无论作品是改编成电影、电视剧还是动画,观众都能很快认出它们。

与此同时,在过去几年里,已经完成了对互联网内容支付的基本消费者教育。 去年,iQiyi拥有1000多万视频用户,今年前五个月已经超过2000万。 新一代用户已经意识到好的内容是付费的,互联网上稀缺内容的价值也越来越得到认可。 基于此,有声读物的消费基础越来越巩固。

分析师认为,用户付费习惯的形成反过来会促进整个社会对内容制作者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尊重。音频出版的新趋势可能已经到来。

这篇文章的来源和出处已经标记。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